期货股指交割日

您现在的位置:期货股指交割日 专栏 > 正文

不要捧杀钟南山

日期:2020-03-04 【 来源 : 新民周刊 】 阅读数:0
阅读提示:钟南山远不是“神”,他只是一名坦诚又正直勇敢的医生。
撰稿| 胡展奋


  我们热爱钟南山。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他的一声警哨,他那“已经出现人传人”以及医务人员被感染的警告,我们不知还要付出多大的惨痛代价!

  他对疫情的解读和预测,总是占据各类媒体的头条位置,在民众惶惶不安的日子里,他是灯塔般的人物。

  然而当“满屏都是钟南山”时,忽然发觉哪里不对劲,“钟南山谈芭蕾”;“钟南山:拒食小龙虾”;“钟南山说了:屏牢!”“钟南山呼吁禁吃野味”……无论新旧媒体、微博微信、聊天群落,凡有井水处,打开手机或电脑就是五个字:“钟南山说了”!在更多的群里,钟南山已经被渲染成大仙似的人物,对他的态度好像已经由“崇敬”而向“迷信”挺进,问题是有的“新闻”还沾点影子,太多的“新闻”则一看就是胡编乱扯,很多话钟老何曾说过?!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暗叫“不好”!

  “捧杀”——公众的老毛病又犯矣!

  近人是钱钟书先生,他的《围城》事隔几十年重新走红后,立刻发生了诸多匪夷所思的“捧杀”,首先是地摊上突然出现大量与他有莫名瓜葛的书籍,《钱钟书的生意经》、《钱钟书论股票》、《钱钟书话财富》……接着是《钱钟书谈婚姻》、《钱钟书与面相术》……大概还因为他写过《猫》,我还看到过一本《钱钟书的宠物经》呢!据说钱老对此是非常愤怒的,但有什么办法呢?人红是非多,你一个大文豪总不见得一个个地揪着地摊小民打官司吧。

  远景则是诸葛亮了,一旦名满天下就被送上了神坛,锁,有“孔明锁”,灯,有“孔明灯”,伴手则“孔明扇”,代步则“孔明车”,行军有“武侯散”,就连头巾,也美名“诸葛巾”,反正什么都“诸葛”吧,甚至一味野菜也叫了“诸葛菜”(二月兰),说是丞相大人军中乏食时推荐,更有甚者“肉馒头”、“菜馒头”也说是他率军南征时发明的,所以鲁迅说他已“近妖”了。

  对公众人物来说,捧杀之危并不逊于棒杀,因为人们本着“爱心”把你神化,你不仅“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”,而且还要莫名承担很多“被神化”后的恶果,比如“神”是不会误判的,但人会误判。2020年1月28日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时表示,正月十五之前,疫情很可能会达到高峰,不会再大规模增加了。然而不久,钟老改口了,直到最近,钟老仍说“拐点未到”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人类对未知现象的认识必有曲折过程,要允许误判,也要鼓励纠错,著名治疗梅毒药物“606”的命名,就是因为试验的前605次都失败了,到606次时,才成功,故名;再如新冠病毒的潜伏期,钟南山团队原先对它的判断是“最长可长达 14 天”,现在有所修正,承认更长的为“24天”。

  最近热议“疫情不一定发源在中国”——钟南山说了:“疫情不一定发源在中国”。有人一听,捞到稻草——那,一定是国外?甚至美国?——“神”一开口,大家就随意发挥,根本不顾钟老设置的限制词“不一定”而自由演绎,弄得他只好赶紧补充:从科研角度看,“首先发现”和“发源”不能画上等号,但我们也不能就此判断疫情是来自国外。只有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,有了结果,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事实上,科研空间的本身就存在太多的可能性,钟南山远远不是“神”,而只是一名坦诚又正直勇敢的医生。“新冠”,“新冠”,本就是一道前所未有的关隘。我们爱他,可千万不要爱“死”了他。

  他就算是“上帝”,岂不闻“上帝也有笔误”吗。

编辑推荐
精彩图文
俱乐部专区 / CLUB EVENT